年更文手王鱼闲

高三淡坑期
肖翔不拆不逆
周莫/张安/韩黄/双叶年上
爱好拆逆热门,不服来打我啊
略略略

十分钟·抽(肖翔)

一个悲伤的故事(不是
大家来猜一猜这里的肖几岁了

十分钟chapter2

当肖时钦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为时已晚。
那种钻心的疼痛很快就沿着小腿传递到了大脑,肢体紧绷的感觉,让他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然后在他反应过来了,刚才他发出了一声极其惨烈的叫喊。
睡梦中的孙翔噌的一声,就从床上弹起来并且差点掉到床下面去了。
肖时钦想伸手拉住他然而处于痉挛状态的肌肉不允许他这么做。
“翔……翔翔!”
这时一脸懵逼的孙翔转过头来,看见了正抱着腿表情很是狰狞的肖时钦。
孙翔眉梢一跳,然后试探着问道:“呃……你这是……抽筋了?”
肖时钦把头埋在枕头里,模模糊糊的嗯了一声。
孙翔嘴角抽搐了一下,一边伸手按住了颤抖的肖时钦一边说道:“可能会有点疼哈,小事情你可忍住了……”
话还没说完,便将肖时钦蜷起来的腿用力拉直。
“啊啊啊啊!!”
孙翔眉梢又是一跳。
“小事情。你这样会让我以为我在杀人。”
肖时钦撑着手稍微抬起来了一点,望着前方双眼有些失神,艰难的喘了口气然后才慢慢说道:“有点……疼。”
孙翔一手捏着肖时钦的小腿肚,转过身去抽了几张纸塞到他手心:“擦一下啊,满脸都是汗。”
肖时钦愣了愣,一摸才发现自己额上确实滚下了几颗豆大的汗珠。
他潦草的在脸上摸了几把,心里想着这个样子真是狼狈。
孙翔扳着着肖时钦的脚就忍不住开始吐槽:“看着挺好看,一摸全是肉啊……”
肖时钦回头看了他一眼。
孙翔只当没看见,继续道:“而且我很纳闷啊,为什么你腿上也都是腿毛。”
肖时钦:“……”
肖时钦道:“谁还不是个男人啊?”
孙翔噗嗤笑了出来。
揉搓了好一会,孙翔问他:“好点了没?”
肖时钦晃了晃脚丫子,叹了口气:“差不多了,感觉还有点紧绷绷的。”
孙翔直了直腰,动了动僵硬的脖子:“差不多那就行了吧,啊?”
肖时钦嗯了一声。翻了个身下床,走路的时候还有点跛。
“你去哪?”孙翔打了个呵欠问道。
“冲一下,身上有汗。”
孙翔揉了揉眼,道:“我也去。”
“啊?”
孙翔长呼一口气,道:“一起去嘛。”
肖时钦又哦了一声。


浴室里升起一层雾气。
肖时钦试了试温度,感觉可以里才站到花洒下面,温热的水流冲刷着身体。
孙翔凑了过来,蹲着看着肖时钦。
“你在做什么?”
孙翔道:“我在想一个问题。”
“?”
“为什么平时好好的今天晚上你突然就抽了呢?”
肖时钦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样吧。”孙翔道。
“??”
孙翔站起来拍拍肖时钦的肩膀:“从明天开始你早上起来跟我出去跑步。”
肖时钦脸有点白。
孙翔看了他一眼继续道:“小事情你就是缺乏锻炼了,所以才会抽得这么厉害。”
我没觉得我抽的多厉害啊?
肖时钦伸了伸腿。
他想了想,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孙翔啧了一口,道:“我爸以前也老这样,老抽抽,疼的不行。每次都要我帮忙才缓得过来。”
他站在肖时钦身前,花洒里的水倾泻着,打湿了他额前的短发。
“人老了,就老这样了。”
孙翔的声音听上去有点闷。
肖时钦没有说什么,他有点心不在焉的想着我还年轻呢。
他突然有了一种冲动。
“孙翔。”
“诶?”
肖时钦想着,我肯定还年轻呢,少说也能再跟他睡五十年,喊他的名字四十年,给他做早饭三十年,亲吻他二十年,从心理到身体完完全全都属于彼此——时间还很长,时间又很短。
他微微抬起头,亲吻着爱人。
孙翔的回应是“唔”的一声。







肖时钦说:“翔翔你看,天亮了。”
孙翔揉了揉惺松睡眼,打着呵欠,懒洋洋道:“怎么,要跟我去跑步吗,肖先生?”
-end-

十分钟·烟(韩黄)

修了一下很石乐志的bug

chapter1

黄少天坐了起来,裹着毯子,连头都包住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十二点四十七。
半夜,他被噩梦惊醒了,虽然在他醒来的那一瞬间就忘记了这个梦的内容是什么,但是恐惧感留在心里挥之不去。
他盯着挂钟,秒针滴答滴答的走动着。

韩文清翻了个身,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左手边。
有些潮湿寒冷的感觉。
他抬了抬眼皮,隐约看见有团什么东西堆在床上。
“黄少天——”
他带着些倦意喊了一句。
黄少天回过头来,幽幽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有点懵,他也坐了起来靠着床头,揉了揉额角。
“黄少天你又干什么。”
黄少天挪了挪位置,坐到了他身边。
他戳了戳韩文清的手臂,问道:“老韩你有烟吗?”
黄少天此刻的表情很认真,就跟在比赛场上抓住机会时一样。
韩文清什么也没说,他侧了侧身,弯下腰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抽了个铁盒子出来扔给黄少天,又找了找,拿出了个打火机。
黄少天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韩文清抬手给他点了火,很快烟雾氤氲了起来。
“黄少天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黄少天不答,他笑了笑:“老韩你又什么时候在家里藏了烟?”
他转过头去,手抖了抖,银白烟灰掉落在垃圾桶里。
韩文清也笑,他勾了勾嘴角,也抽了根烟出来。
“你想知道?”
黄少天摇头:“我不想知道。你很好奇我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吗?”
韩文清也学着黄少天的样子摇着头道:“我也不想知道。”他伸手,黄少天也给他点上了火。
烟草的味道很快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黄少天一手夹烟一手抱膝,小声嘟囔了起来。
韩文清听着。
“老韩,我觉得我可能是有病吧。你要是骂我,我就觉得你不爱我,你要是惯着我,我又觉得你敷衍,你说我怎么能这样呢?”
韩文清揉了一把黄少天乱蓬蓬的头发,在他嘴上啃了一口。
“幼稚。”
他说。
黄少天嗯了一声,说了句我就是幼稚,你喜欢幼稚的我吗?
韩文清回了他一声嗯。

烟头丢进了黄少天喝剩下的酸奶瓶里。
空气里似乎还有一点散不开的烟草味道。
黄少天昏昏沉沉又睡着了,他抱着韩文清的肩膀,仿佛抱着个大猪蹄似的咬了口。
韩文清在睡梦里皱了皱眉。





这仅仅是他们生活里小小的一个片段。

日常对不准焦系列……
手机阴影真是▄█▀█●给跪了

荣耀厨师联盟

私设如山,巨ooc
多(冷)cp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
以下内容纯属瞎编,一部分来自百度。
有bug请无视(或者偷偷告诉我)
总之……
我饿了。
@木各











耀厨师联盟
轮回私人料理
提供上门服务,可以亲眼看到厨师在厨房工作的场景。
也可以让厨师陪同吃饭(当然是要另外收费的)
首席厨师——周泽楷
擅长法国菜,Truffle Tomato Tartare Fresh Oyster (黑松露番茄塔塔拌生蚝)Frensh Salmon with Caviar (玫瑰三文鱼拌鱼子酱)
公司邮箱被爱慕者的邮件塞爆,对此本人只是腼腆一笑并表示
“嗯”

次席厨师——江波涛
擅长本帮菜,翡翠豆腐羹,蒜香拌云丝
每天除了工作之外负责清理公司被塞爆的邮箱。
处理时的笑容让人不禁想起了以心脏为名的那几位大家。

厨师——孙翔
擅长英国菜,Full English Breakfast (英式早餐)Steak and Kidney(牛肉腰子布丁)
一开始拿手菜只有后面那道,虽然并不难吃但是让人望而生畏。
为了让爱人按时吃早饭而开始研究前面那道菜,效果显著。



蓝雨餐饮集团
老牌餐饮企业之一,旗下产业发展多元化。
提供送货上门服务。
厨师不送,谢谢。
行政主厨——喻文州
擅长粤菜,白斩鸡,椰汁冰糖燕窝
白斩鸡不炖秋葵,炖山药(不是)
要相信慢工出细活

大厨——黄少天
擅长东南亚菜,海鲜咖喱饭,金枪鱼黄秋葵沙拉
自从客人说喜欢秋葵沙拉之后开始人生。
碎碎念的内容变成了我可能有群假顾客。
连最喜欢的小龙虾都没胃口了。



霸图酒店
同样是老排餐饮企业之一,信奉爱吃吃不吃滚的原则。
意外的吸引了很多人。
主厨——韩文清
擅长海鲜料理,主要是龙虾,生蚝一类
正在想办法革新技术,突破以往,创造新的做法。
试图拯救爱人对龙虾失去的兴趣。

大厨——张新杰
擅长意大利菜,Risotto di mare(Seafood Risotto,意大利海鲜调味饭)
严肃认真,一丝不苟。
本酒店优良的作息很大一部分归功于他。

大厨——张佳乐
擅长苏州船点,格外喜欢做各种不同的造型,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
其实还会做鲜花饼,从小学起来的手艺。
目前已经没有人能享受到他的鲜花饼了。

大厨——林敬言
擅长德国菜,Schweinehaxen(烤猪蹄配酸菜)
带着金丝眼镜做猪蹄真的不是为了装b。
只是为了让客人知道这道菜真的不是那个猪蹄,那个酸菜。
跟方锐大大拥抱哭泣。




微草药膳房
同样是老牌餐饮企业之一。
专攻药膳,推陈出新。
整个企业上下,吃,枣,药丸(?)。
主厨——王杰希
擅长药膳。
面相赢得了中老年客户的信任。
打算多研发一些粥类产品。
并不是为了那个白斩鸡炖山药的仇。





雷霆西点
专攻西点的一家,虽然不能跟以上这些大企业相比,但是依然算比较有实力。
主厨——肖时钦
擅长各类甜品,比如马卡龙,布朗尼,提拉米苏之类的
因为自家财力不够雄厚,为了市场竞争,多年来奋斗在研发新产品的第一线。
在爱人的督促下才开始每天吃早饭。
至少不用担心饮食健康问题了。




兴欣大排档
异军突起,走平民路线的一家餐馆。
由于是新企业,规模并不大。
然而卧虎藏龙。
主厨——叶修
什么都会做,拿手菜满汉全席。
平常窝在柜台里打打游戏,在厨房做做小菜。
有时候为了好食材到菜市场砍价。
因而跟同样来砍价的蓝雨采购人员某许姓男子很熟。

经常被误以为是迎宾的,大厨,苏沐橙
擅长湘菜。
平时很温柔美丽,开始做菜时感觉扔一根火柴就能点燃整个厨房。
其实更喜欢苏菜,大概是记忆里那个人的味道。

大厨——方锐
擅长巴西菜。
跟人解释了很多遍真的不是烤肉的
跟林敬言大大拥抱哭泣。

包子师傅包荣兴
总摆张桌子在门口,被人误以为是老板请来的打手A。

粥师傅魏琛
跟包荣兴一起蹲在门口,被人误以为是老板请来的打手B

寿司师傅莫凡
总是一言不发的站在角落里,被人误以为是老板请来的打手(杀手)C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要写这个ヽ(・_・;)ノ